李月:高中,踏上远航的路程

     2020-11-26           浏览数:

微信图片_20201019113117_副本.jpg

同学们老师们,大家上午好。我是2016届毕业生李月,本科毕业于英国兰卡斯特大学,现阶段是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研究生。

很高兴今天有机会能够返回母校,和学弟学妹分享一些我这三年来宝贵的个人经历。

写下这些话的时候,我正在听Bruno Mars的talking to the moon. 这首歌是在疫情回国之前,我和朋友在学校的自习室学习的时候她推荐给我的,她说,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她会想到小时候在姥姥家房顶看星星的时光。那时我只是认可这首歌很好听,但却无法和她拥有相同的感受。上周四偶然再点开这首歌,在自习室那天的场景猛然涌现,伴随的,还有这三年的点点滴滴。

大一刚入校,第一次上会计课,第一次接触自己完全不熟悉的领域,因为不想从一开始就跟不上,所以每天都会在学校图书馆学习到十二点。每次从图书馆出去,我都会从一条大路走回宿舍,抬头就是晴朗的星空,深呼吸一口冷空气,也会觉得这一天过的很值得,很有意义。

我最喜欢冬令时期间早晨六点半从宿舍去健身房的那条小路,日出很晚,出门时夜还很静谧,身边偶尔经过几个晨跑的人。我戴着耳机走在寂静的小路上开始思考今天一天的计划。锻炼完再返回宿舍,放眼望去,球场和牧场上的天空已经变浅蓝,而远处的天空已经被藏在森林后面的太阳染成了橘红色。美景让我无言,只能感慨最美的永远是最少人才能看到的。

考试压力最大一个星期,我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早五点半到晚上十二点,不出门不健身醒来就背书,背完就做题。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还会陷入对自己能力的深深怀疑之中,看着厚厚的课件大哭。但是,哭完还是要擦干泪水,背书,做题,看文献。值得高兴的是,在年级均分只有60的时候,我拿到了99分。 全心全意的付出是一定可以得到回报的。

放假的日子,我曾在格林尼治公园和伦敦民宿的房东散步,听她很骄傲的跟我介绍近代英国从印度运茶叶时跑的最快的一条船;也在法国最北部远眺对面的英国,横在两个国家之间的薄荷绿色的英吉利海峡上飘起雾气,弥漫了海天相接的地方,我和同行的小伙伴异口同声地说出“IT’S LIKE A PAINTING”

假期背着家人独自飞去加拿大,体验了一把在机场边走边哭,无助又绝望的感觉,在多伦多零下三十度寒风凛冽的街头孤独地找路,不过事后才发现,原来我的生存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强。

我热爱我经历过的每一件好的,或者不好的事情,这些回忆都是我通往逝去时光的车票。

但其实我也很想告诉同学们,不需要觉得我的经历有多么遥远。当我们坐在高中教室的时候,我们一只脚已经踏上了远航的路程。

 在剑桥旅行,看到徐志摩笔下的康桥的瞬间,我居然有热泪盈眶的冲动,也体会到了学再别康桥时还无法理解的徐志摩对剑桥的留恋,恍恍惚惚有跨越时空的限制和徐志摩那个年代重合的错觉,暗暗想,如果可以,徐志摩一定想带走剑桥的云彩,带走那满船的星辉;

在做数学导数题时,迅速而熟练地得出答案,让我无比庆幸自己曾经接受过高中教育;

在与来自捷克的同学互相交流我们的论文时,我无比庆幸高中曾学过非常系统、规范的英语语法,可以写出让外国同学赞不绝口的逻辑清晰,语法挑不出问题的句子;

在坐上欧洲之星时恍然大悟,原来地理题里的那辆从英国到欧洲的火车真的存在,只不过不同于我的想象,它不是从海面通过的,而是穿过了英法海底隧道;

在疫情爆发之时,与从小在卡塔尔长大,现在学政治学的华人朋友讨论现在的西方制度是如何正在走向极端的个人主义,走向闭塞,而我们国家的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正在逐渐显示,在不断的交流中更加为祖国感到骄傲自豪。

我觉得高中教育并不是在给学生灌输不需要的东西,而是在我们无法真的走出去看世界的时候,提供给我们一个去了解世界的媒介,当我们有一天真的遇到了曾多多少少了解过的东西,才会发现,我们与这个世界的联系,早已建立起来。

所以,我衷心希望同学们能够在高中三年认真努力学习,考上理想的大学,祝愿你们在有机会走世界的时候把有能力把握住每一个机会,去切身感受曾经只存在于课本上,习题上的东西。

谢谢大家。


xxfseo.com